后台管理 后台管理
ABOUT US
建安风采 当前位置:首页 - 建安风采
员工文苑|陕北女人的针线活
来源:山东曹县项目经理部  作者:郭军  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28日  访问量:   

  陕北的女人有一双灵巧的双手,虽然那是一双布满老茧和为了操持生活留下一条条裂痕的双手,但却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一双手。陕北女人用她的这双手将们的生活打理得井井有条,也将们一家人收拾得干干净净。最让忘不了的是陕北女人亲手为她们一家人纳的千层底布鞋,麻绳底,条绒面。陕北小伙子打小最爱穿的鞋就是纳的千层底布鞋,站地稳,走地正。

  我是个地地道道陕北人,我是穿着母亲做的千层底的布鞋长大的。一双千层底,来回百千次,睡时娘针线,醒时油灯下。记忆中,娘的针线活都是在夜晚进行的,在那个懵懂的年纪里总以为娘是瞌睡少,却不曾想到娘白天劳作,夜晚舍去休息时间只为我们能穿上新鞋。

  陕北女人做的最多的是麻绳纳的千层底儿布鞋,鞋底是由麻绳打成的小疙瘩组成的一排排不同形状的图案纹理,鞋底走过的地上留下的图纹特别好看。我记得鞋底的图纹有的是“正”和“萬”汉字图形,有的“羊盘肠”“蛇盘蛋”的动物图案,还有梅花、正方形、三角形、六角形等其他图案。密密麻麻的针脚是母亲夜以继日在昏暗的灯光下一针一线纳出来的,鞋穿在儿脚上,疼在儿心里。厚厚的结实的千层底寄于了母亲对儿子的希望——脚踏千层底堂堂正正学做人,踏踏实实闯天下。

  在我的印象中,陕北女人的针线活不但细作,而且非常精致,在每一个村子里都是是公认的好手艺。村里哪家出嫁女儿,哪家娶媳妇都习惯于找她们帮忙,她们再忙也从来没有推辞过。看着她们白天劳作,晚上熬夜帮助别人做鞋,自家男人常常责备她们爱揽闲事,自作自受,她们便会说邻里邻居谁还不用个谁。所以在生活中,她们的一双手好象就没有闲过,忙完这个,忙那个,只要一闲下来,她便开始了她的针线活。

  做一双成品的布鞋,确实不容易,费工,费料,费钱。尤其是在那个贫穷的年代,她们不光是家里的主要劳力,还要负责们一家五口人的穿衣穿鞋重任。所以在儿时,自家小孩但凡不小心把鞋弄破时就会受到她们的责骂或是挨打,她们经常骂的一句话就是“你们老的小的光知道一天要穿新鞋了,不知道做一双鞋有多辛苦”。如今想来,我们心里觉得特别内疚,特别心疼她们那些年的不容易。

  做一双鞋,首先得将一件件烂得穿不了的衣服洗干净后撕成一块块布片,再用调好的面糊将布片一块块粘结在一起,在阳光下暴晒几天后就成了软硬适度的布壳,这是做布鞋的最基本的材料。做布鞋最难的工序是纳鞋底,一年四季的晚上,就是她们纳鞋底的时光。夜深人静,小孩进入梦乡的时候,她们就拿出搓好的麻绳,端出针线筐,坐在晕黄的煤油灯下纳鞋底。旧布料做的鞋底很硬,她们先是用锥子在鞋底锥一个小孔,食指戴上顶针,用穿好麻绳的针尖儿沿小孔使劲地往前顶,当针穿过鞋底面过半时,就用牙齿咬住针顺势一拔,细针就带着麻绳穿过鞋面,再用手指使劲抽拉线头。她们每抽动一次麻绳,手都会被勒出道道红纹印。她们却没有感到任何的不舒服,而是心静如止水,不急不燥,循环往复。一双鞋底需要成百上千次地拨弄,仿佛那细密齐整的针脚就是她们最美好的愿望。逢年过节,村里红白喜事时,当一家人都穿上漂漂亮亮的新鞋出门时,她们就比谁都开心。

  她们母爱如水,似涓涓清流,绵绵不绝!即使现在年龄大了,眼花了,还在为儿女默默付出。她总是默默地忍受着生活的苦难,忍耐着生活的艰辛,只知道埋头付出,从没为自己想过,也从没对生活抱怨过。她把她所有的爱一针一线地缝进了每一件衣服、每一双鞋。我知道她们希望我们堂堂正正学做人,踏踏实实闯天下。